一些米

跪舔大大的蠢货,什么都吃不挑食,热爱大胸男【不是】,小学生文笔,被说一下就会哭着求饶,总之是个好说话的软蛋部落。

玩了阿三托比昂进攻的折跃炮台星灵战术,被对面一个源氏76换来换去还打不过的兄弟一顿臭骂
然而最佳是托biang躺在地上炮台杀了这位兄弟的全过程
这位兄弟骂的口干舌燥,无能暴怒
然而队里dj瞬间加了好友跳上车并称赞我们的狗套路…
得到了一位好姐妹惹

夜餐【?

萧美莲把速食面从柜子里拿出来的时候,廖子朗推开了厨房的门。
“刚刚回来?”他问,随手从桌子上拿了一块午餐肉片放在嘴里。
萧美莲点了点头,把袋子放在一边,坐下来等着锅子里的水烧开。
“你没吃东西吗?”她问,“还是又想吃宵夜了?”
廖子朗一边嚼肉片一边点了点头,“晚上有点乱,那些天才在研究一个装置,我随便煮了点东西吃。”
莹没说什么,她站起来往锅子里加了些凉水,又弯腰从柜子里拿出一包面,然后顺手打开冰箱取了两颗蛋。
廖子朗看着她的动作,眼睛眯起来露出一个微笑。
“公仔面,真好。”他又拿起一片肉放进嘴里嚼,似乎他的嘴里就应该粘点什么,不是牙签就是午餐肉罐头。
“我以为会回来得早一点,我还买了叉烧和云吞想做来吃,”萧美莲抱怨着,“但是这么晚了,又只有我们两个,就随便煮点面吧。”
她的话音还没落,厨房的门再一次打开了,马吕斯和江夏优走了进来。
“有好吃的吗?”马吕斯看到两个香港人,高兴地问道,并向锅子里投去了渴望的目光,但他很快便失望了。
莹愣在那里,她看了看屋子里的三个人,目光停留在优摸着肚子的手上,然后她转身打开了冰箱。
廖子朗又不出声地笑了。
“希望你的德国肚子喜欢云吞和叉烧。”萧美莲说道。






觉得莹和刘醒应该是用粤语对话吧但是我完全不会【
车队里有两位先生经常一着急就蹦粤语搞得我像个外星猴儿抓耳挠腮就是听不懂……
我超爱那种港式茶餐厅的虽然我去不起贵的然后别的小伙伴告诉我我吃的那些可能就是微波炉茶餐厅但是我也超爱的【

梦见被大盾追着跑然后想起自己有c4就举起来吓唬大盾然后被大盾后面的bb警告
于是勒住大盾威胁进攻方同时尽力把自己藏在大盾的肉体后面以防止被修脚修腿子
莫名其妙笑醒
仔细想想好像玩的是个黄色帽子小叮当,还涂了黄色指甲油【
过于sd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想到医生大盾肉可了

我想汗仿生人困觉

我已经在等各位大佬关于仿生人的粮了,康纳实在太棒了【弱智脸

我每天都在紧急社保状态。

ヘ(・_|所以说不想看就别去点啊,非要当警察,你以为你是贞德吗

被a大打时候穿着翁斯坦套,有种别样的快感

红马羊:

procreat好屌哦

看了看尼尔配置要求,破电脑完全带不动…………


不能玩小弟弟真是痛苦